深度:反智主义离经叛道 欧文拒打疫苗和篮网双输

发表于:10-14 09:17

阅读:543

原标题:深度:反智主义离经叛道 欧文拒打疫苗和篮网双输

休赛期凯里-欧文先生又出来整活了,他发起了抵制疫苗的运动,引起了部分球员积极响应;训练营开始前疫苗注射率仅90%。随着各地区防疫政策推广,球员们终归还是屈服于“钱袋”,抗议者大多接种了疫苗(据悉注射率达到了95%以上)。连抵制疫苗的领袖之一维金斯都随大流了,他还打圆场道:“为了工作,这时候你的身体并不完全属于你自己。我希望那些比我更坚强的人们继续坚持,继续坚持他们所信仰的东西,希望他们最终能够成功。”欧文没有辜负维金斯的期望,继续抵制下去。

这对志在争冠的篮网无异于晴天霹雳、釜底抽薪。根据纽约市的规定,居民在餐馆和健身房等公共场所必须接种疫苗(当然包括篮网所在的巴克莱中心)。欧文是球队重要的得分手、快攻手和攻坚手。如果他主场不打,球队必须在主场和客场之间不断切换战术,战术体系磨合难度很大;而他拿着高薪,却只打一半时间,另一半时间寻觅宇宙奥义,其他很多同事勤奋训练和比赛却拿着低薪,自然产生不满,更衣室氛围随之恶化。

篮网队老板蔡崇信、总经理肖恩-马克斯、教练纳什、杜兰特(欧文的老铁)和哈登等苦口婆心反复劝说却仍无果,欧文接种之事遥遥无期。篮网官方最终无奈宣布——在凯里-欧文完全履行纽约地区的防疫规定之前,他不会跟随球队一起比赛或者训练(无论主客场)。肖恩补充道:“我们想的是把一群人聚在一起全身心参与,我们不是在找‘兼职球员',这对队员们和欧文都不公平。”此举狠狠的将了欧文一军,如果欧文再不接种疫苗,后果严重。篮网管理层只扣除欧文主场的工资,算给欧文一个台阶下,但欧文仍面临最高可达1700万的薪资损失;此外篮网还搁置了欧文和哈登的提前续约谈判,欧文下一份合同亦不明朗。总之,欧文面临着收入锐减的财务危机。当然了,他不差钱,就看愿不愿意扛下去了。

纵观欧文的生涯,他也不是第一次搞事情了:2014年,他跟队友维特斯在内部会议大打出手,引起一片哗然。2017夏季,欧文以接受手术赛季报销这样的方式来威胁骑士将他交易,骑士被迫将其交易至凯尔特人,换来小托马斯,这也导致2018骑士实力一落千丈。2019赛季,欧文和凯尔特人队友爆发内讧,甚至和海沃德等公开冲突。更衣室土崩瓦解,冉冉上升的新星塔图姆表现暴跌,杰伦布朗甚至怀疑自己没能力打职业联赛。绿军在季后赛被雄鹿淘汰,欧文接受采访时声称“who cares”扬长而去离开绿军,绿军夺冠计划彻底流产。次年新援沃克把球队带回正轨,但绿军的竞争力荡然无存了。2020赛季他在篮网打球,却号召球员们“罢赛”,不参加复赛,以支持黑人运动。此举一度导致NBA出现停摆的危局,好在广大球员不受蛊惑,复赛顺利进行。欧文的拥趸布拉德利实力不俗,却参加了罢赛,现在已成了联盟边缘人。结合此次抵制疫苗看,欧文的行为逐渐升级,俨然由球队刺头成了联盟的毒瘤。

欧文此番抵制疫苗背后有着深刻的政治文化原因,美国黑白种族冲突由来已久。16~19世纪,欧洲殖民者从非洲劫运大批黑人奴隶到美洲,黑人饱受白人剥削和压迫。1861~1865年南北战争赋予黑人公民权,解除了奴隶枷锁,但黑人仍饱受歧视。二战后50年代起,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运动提高了黑人的地位,体育明星拳王阿里、NBA球星拉塞尔、贾巴尔和詹姆斯为黑人运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WBNA巨星玛雅摩尔甚至退役为黑人平权而奋斗。另一面,黑人与白人之间习俗、价值观和思维模式有很大的差异,存在很深的隔阂和仇限。黑人由于教育和社区等问题,多数过着贫困的生活,与白人有天壤之别;而白人迫害黑人的斑斑劣迹以历史记忆流传下来,导致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偶发事件会被上纲上线为“黑白对立”,过度敏感的惯性思维模式导致反智主义阴谋论在黑人群体和社区之间扩散蔓延。这正是欧文等黑人臆想疫苗危害的原因,他们甚至相信:有“秘密社团”在利用疫苗把黑人连上一台巨型电脑以达成“魔鬼计划”。

马丁路德金和拳王阿里

当然了,欧文本人有其特殊性。有人猜测欧文不打疫苗是水仙花不开花——想装蒜,他不想被交易(宣称如若被篮网交易,他就退役),因此他不断削弱了自身的交易价值。如果仅仅出自功利性的原因,那闹剧差不多该收场了。这也反证“欧神仙”更像一个异类,他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就像《大时代》丁蟹一样的人物,永远活在自己异于常人的价值观,永远变着法子证明自己的正确;他性格倨傲且偏执,经常办一些匪夷所思甚至离经叛道的事情。

例如,2017年全明星周末,欧文宣称:“地球是平的,恐龙是不存在的。”此怪论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中学生竟然引为真理,不听课堂上老师的教诲。麦哲伦的棺材板镇不住了,举国教育界纷纷痛批。2018年,欧文认祖归宗,加入印第安人的一个民族——立岩苏族(The Standing Rock Sioux Tribe),并接受部落授予拉克塔语名字小山(little mountain,他姐姐阿西娅也得到了名字:水牛女),此后他按印第安人仪式在球馆焚烧鼠尾草,搞立岩苏族的仪式。2021赛季,他经常旷工玩失踪,连教练纳什也不知道他去哪儿。更有意思的是:由于饱受凯尔特人球迷攻击,在东部首轮篮网淘汰凯尔特人后,他脚跺球场上凯尔特人吉祥物lucky以泄愤。此举引起了绿军球迷和名宿的愤怒,在东部半决赛,他意外受伤,大宝贝戴维斯幸灾乐祸的嘲讽道:“这是lucky的复仇。”2021年夏季,他又在推特上晒出一张“佛陀在菩提树下打坐冥想”的动图,并配文写道:“和平!”

欧文总有奇言怪行,与其原生家庭有一定关系。他的父亲德雷德利克是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曾效力于NCAA和澳大利亚联赛,欧文四岁时母亲伊丽莎白去世,父亲撑起了整个家庭,抚养欧文和姐姐成长。单亲家庭成长的欧文自幼内向且敏感,生活圈子窄,喜欢天马行空的思索哲学。但正如孔子所言:“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他这种思考没有建立在学习求知基础上,将会忙碌疲惫却一无所获,他最终走上了反智主义的道路。

总之,欧文的所作所为有其深刻的政治文化渊源,也有其自身的局限性。欧文可能以为他是在和白人博弈、和支持疫苗者博弈、在和联盟博弈,其实他真正博弈的只有篮网一支。这种博弈是“非零和博弈”,要么双嬴要么双输。现在已经往双输的方向倾斜了。欧文似乎也意识到危机,他语气变缓和了,似乎也在找台阶下。他声称:“他并不是反对疫苗本身,而是对人们因为疫苗授权而失去工作机会这件事感到不满。”不过目前的局面他实在骑虎难下,暂时应该不会贸然接种疫苗,不然将颜面扫地,前面的努力成为笑柄。(范西迪)返回本站,查看更多


APP下载